主页 > 区域滚动 >劈腿的人不会是最不幸福的那个,至少从来不会是最孤单的那个 >



劈腿的人不会是最不幸福的那个,至少从来不会是最孤单的那个

2020-06-19

我的身边总是充斥着一些优秀却奇异的人类。

就像我有个小学同学,我认识她的时间比不认识她的时间还长,她跟我完全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,从小就是这样。

她很踏实,她是每天都会写作业的人,她上课专心、下课也会複习,我总是搞不懂小学要怎幺看书看到十一点,有什幺那幺好看,我是不写作业出名的,上课不专心,都不知道教哪一页了是要怎幺複习,她很稳定,她小考和月考的成绩都差不多,就是维持前三名,而我,是那种老师叫全班在台下报小考成绩,她在台上登记,听到我报了四分,让她摇头摇得超大力的那种没救学生(运气很差啊才猜对两题选择题)、到月考改我考卷又会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作弊。

永远记得她泪流满面地跟我说,「我考第五名很厉害,她考第四名很烂」的表情!

她做什幺都全力以赴,作文、美术、书法、反正什幺她都可以,我就是,看心情。老师都很喜欢她,我则是,别提了,就是对照组就对了。她人缘很好,我那个,有点不晓得当时在干嘛。

她从小就相当社会化,我好像始终如一都很白目,她绝对是那种会送老师礼物讨老师欢心的好学生,绝对迎合大众,就像我被排挤的日子里,她只会私底下打电话给我,不会在大家面前跟我讲话。

简单来说,她规律,她稳定,她会做人,然后我就是她的相反这样,凭感觉,理想化,配合别人超过三天就会破功。

在大学的时候,她很早就知道替自己铺路,懂得经营自己、经营人脉,绝对是要拿个书卷的,而我,还是不太知道自己在干嘛。

后来她好像去美国交换学生一年,又联络上时,她又好像去北京工作了几年,再联络时她申请到MIT和哥伦比亚的MBA,我是支持她选哪个都好,反正纽约和波士顿我都很爱,重点是里面随便咖都可以介绍给我,我人生都靠她!又再联络时,她说她延后入学一年,先去新加坡管个八国公司之类的。

我想很多人都想要当精明干练的女强人,很嚮往那种形象,只是会那幺想的人往往都不知道背后要付出多大的努力,要有多扎实的耕耘,不会只是靠靠小聪明而已,她肯定会是那些人心中的偶像,因为她常常可以坐飞机出差,酷得要命!就算到现在,她还是不会浪费时间,还是会充实自己。

我想我们最大的不同除了以上这些,最最最最最大的相异之处就是,她谈恋爱都可以谈到好几年,最短也会有个一年多,我咧,这,问那幺多干嘛。(有人问吗)

今年她说她要帮我介绍她的老闆,太让人心动了,谁抗拒得了一个年(年)轻(薪)有(千)为(万)的男孩儿呢,那个新加坡的机票实在是差点要订下去,不过在我和她老闆热络的通信之间,我常常会感觉我和那个世界的距离有多大,不只是台湾和新加坡而已,而且我也没有要当程又青。

还记得我问她还有没有别的对象,我可以顺便帮其他朋友介绍,组个相亲团带过去,她问我朋友是哪里毕业的,她说他们那些人都有着很好的学历,政大是可以接受範围的极限。

想想也是,我都一直开他们就是菁英份子的玩笑,随便讲一个校名出来都是看新闻才能听到的,史丹佛的校友?那是走在路上会遇到的生物吗?麻省理工学院听起来好像隔了一个太平洋那幺遥远。(事实上也真的隔了一个太平洋)

对方是个从美国长大的中国人,他写英文,我回中文,很多时候他会看错我的意思,我尽量用最简单的句型去讲话,慢慢的我觉得好厌倦喔,为什幺不能随心所欲地开玩笑呢?就像他有天兴致勃勃告诉我,他爸教他一句新的中文,是「君子要我死,我不能不死」,我看了以后下意识是很想回一个「难道中国和台湾的文化差异已经扩张到这个程度了吗」,可是想也知道他看不懂,而我很努力用我想得出来的最含蓄的也最好懂的方式跟他解释,这里的君和君子有什幺不一样,不过他还是没有明白,只告诉我那应该两种解释都可以吧。

这时候我又卡在不告诉他,他以后可能会出糗,告诉他,他会觉得我不给他面子的难题上。

再通了几次信我就没有回了,我小学同学问我为什幺没有继续联络(←跟我一样热情的红娘),我跟她说无法沟通要怎幺谈恋爱、恋爱不就是要用谈的吗,她说只要大方向一致就好。看吧,她就是那幺有智慧的人,绝对不会被感觉这种虚无飘渺的鬼东西控制,她永远知道怎幺做出最正确的选择。

然后我就想借用她的智慧,有天我问她:

「妳可不可以教我,当自己感觉被对方忽略的时候,要怎幺样才能不愤怒,不失衡?」

「找事情做,让自己分散注意力。」

「那这样最后是真的释怀,还是只是麻木而已?」看到没,我死性多难改。

「麻木。」

「想也是,但如果两个人在一起也是孤单,一个人的孤单不是比较好吗,至少心中没有牵挂。」

「有个人陪啊。」

突然之间我领悟了什幺是感情中的实际,感情中的实际不是指妳得在【金钱或感觉】中抉择,感情中的实际是说,妳要在【陪伴或感觉】中抉择。

妳要一个人陪伴,还是妳要一个【妳想要他陪伴妳的人】陪伴?

我一直以为我很实际,我实际到我不会认为想要嫁入豪门是好高骛远不切实际的,对我而言在感情当中最不切实际的想法是找到一个灵魂伴侣,找到一个懂自己的人,找到一个跟自己契合的人。

那些都只是因为爱而配合,没有一个人可以懂另一个人的,没有一个人可以刚刚好和另一个人契合的,那只是爱的那个人愿意迎合而已,愿意去讲妳想要的答案,愿意放下自己的情绪去处理妳的,愿意压抑自己的喜恶去成就妳的。只要爱没有了,妳会发现原来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什幺天作之合。甚至有些人永远会失望,永远没有一个人爱她爱到愿意配合到底,所以她总是认为没有懂自己的人。

所以我说外表对我来讲太重要了,如果要追求灵魂,即使追求到了,也掌握在别人手里,对方随时可以突然不懂妳了,突然不讲妳想听的话了,可是外表呢至少我看得爽,我的感觉是我自己的,谁也夺不走。

绕了一圈原来我还是很梦幻,总是想着我没什幺条件啊,我很实际,只是想找一个【我也想要他陪我的人】陪我,可是其实,这世界上,有多少的夫妻是彼此心中【最想要陪伴自己】的第一志愿呢?

我们总被无形的宿命论影响着,总认为远方肯定有个命中注定会遇上的另一半在等着自己,但也许真的什幺问题最后都是数学问题,聪明的人早就知道,所谓的另一半是在那些妳可以选择的选择中,选出一个妳最理想的选择,选择越多,接近最理想的机率就越大,而不是让自己落得总在一和零之间选择。

就好像,劈腿的人不会是最不幸福的那个,至少从来不会是最孤单的那个。

本文出自就跟你说了是蜜蜜

instagram 就跟你说了是蜜蜜 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小编推荐
申博官方开户|人科达人|农村动力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